您现在的位置是:校友风采>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校友风采
潘平微-从黄金海岸回来的温大人
作者:超级管理员 时间:2012-09-26 浏览次数:577

上午去学院听一个81届校友潘萍微女士的座谈,定的题目是《文科生如何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体现价值》,听完座谈后,与其说她讲跑题了,不如说学院定的这个题目太过学术性。其实一开始学院邀请她开讲座,她就婉然谢

绝,因为在她观念里,开讲座必须要有十分的把握和充足的准备,而这次她只是回乡探亲兼看望母校,最后大家商定,那就办一个校友座谈会,她说有很多东西可以和08级的学弟学妹们分享,而我们之间相隔了整整30年。


人生有多少个三年


潘萍微78年考上温师院,81年毕业被分配到洞头中学教书,84年赴黑龙江大学攻读美国文学硕士学位,91年考入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三年后,她的导师告诉她,如果想要通过博士论文和答辩,还得继续读三年。当时她想,人生有几个三年呢?最后她放弃了,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之后选择下海从商,在98年的时候开始创业,到如今自己在加州经营着一家药业公司。前不久,她又出了一本书,是自己这些年写的一些散文集。


潘女士说自己的名字叫萍微,她也一直觉得自己很平凡微小,到了美国之后,她为自己取了一个英文名,

Joy,她说这是美国非常常见的一个名字,很符合自己,她就喜欢简单、喜悦。


上大学那一年她只有16岁,是班上最小的一个女生。因为77年高考才恢复,所以她正赶上那批老三届,班上最大的学生有35岁。那时候她是班里的走读生,除了上课,其余时间她都不在学校。这让她如今非常遗憾自己校园生活的残缺,所以到她女儿在美国读大学时,她告诉女儿,大学期间不用做任何的兼职或是外出打工,好好享受自己的校园生活即可,这算是她对自己当年留下的遗憾的一个小小的弥补。


回忆大学四年的生活,潘萍微说自己没有穿过一双皮鞋,也没有买过一条裙子,那时候她每天都穿着一双军绿色的解放鞋,结果把自己的脚都走得变形,不得已日后都得穿大号鞋才行。


当时高考刚恢复,加上十年的知识荒芜,大家对学习都抱有一种如饥似渴的热情,每个人读书都是在拼命。作为班里最小的学生,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那时候潘萍微课余时间基本都泡在当年的市图书馆里,一直学习到晚上闭馆。同时她还要花很大的精力去一家私塾学习英语,这一门功课花费了和她用在其他全部功课上同等的时间,不过正如我们现在所知,那时候她打下的语言基础为她今后在美国的学习工作铺平了道路。


大学毕业后,她服从学校分配去洞头中学教书,每天都要坐几个小时的渡轮,然后到一个荒凉的小岛上,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流放一样,经常坐着渡轮忍不住就哭起来。一开始在学校她只负责教语文,后来因为人才短缺又同时教英语,再后来校方发现她地理也很好于是又让她教地理,她一个人身兼三门课。回想起这些,她觉得都是宝贵的经验,对于这些经历给她带来的一切很是感激,因为从小她都是一个不善言谈甚至木讷的倾听者,而走上讲台让她学会开始自信地表达自己。可以说正是从那时候起,这朵平凡微小的野百合发觉有了自己的春天。


之后是7年的黑龙江求学生涯,91年她以托福高分和系列论文、译作考取了美国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大学的心理学博士学位奖学金,决定自费出国留学。这份奖学金对她来说是雪中送碳,也是命运的一个转折,多年来在心底她都对这份恩赐充满了感激之心,所以她要求自己的女儿在大学期间不要去申请任何奖学金,要把它们留给更需要的人。


在美国读书期间,她打过很多份工。一份是在图书馆里帮助修复书籍,另一份是在一家机构当接线员,当时一个黑人总管对她说:“Joy,you must be super super super sweet!”因为你不知道电话对面的是一个老百姓,还是老板,或者是总统,所以一定要一视同仁,表现出最大的热情予以接待。后来潘萍微在做餐厅服务员时,也保持着这种super sweet的服务态度,顾客对她都十分喜欢,经常光顾生意。


所以潘萍微总结自己的从商经验,其实她从来没有学过任何关于经济的学科,她甚至不会算账,但她会用心去做。在她看来,做好所有事情都是一个道理。而大学生之所以要上大学,就是要学习并掌握一种自主学习的能力,以确保自己在离开校园之后,面对一个全新的环境和专业时,可以从容应对,对它加以研究,然后获取新的经验。她送给大学生六个字:能力、方法、悟性


也谈女儿经


面对我们做交流,潘萍微总不免想起她的和我们年龄相仿的女儿。于是她也借着谈自己的女儿,表达着自己这些年来对教育以及成长的一些观察、理解和思考。


潘萍微给自己的女儿取名叫遥遥,以寄托对相隔遥远的故乡亲人的念想。每年的暑期,她都会把女儿送回中国来,让她参加一些夏令营或者跟着亲戚的小孩玩耍。时间长久了,两地的家长都发现了在中美两地成长的小孩的不同。


中国这边的家长观察自己的小孩和遥遥两人的生活消费习惯,自己的小孩什么都是专挑名牌并且只买贵的,而遥遥进商场买东西却从来要货比三家,选购价格便宜的物品。中国家长最后只能向潘萍微承认:你女儿的消费观念很好。当然所有的习惯都不是凭空产生的,好习惯都是培养的结果,潘萍微让自己的女儿从小就培养理性的消费观,花钱要记账、开收据,并且定期向她汇报。


而这种教养只是她们家良好家教的一部分,甚至遥遥表现出来的素养很多时候都让潘萍微感到惊讶和感动。有一次遥遥回中国没有买任何物品,于是潘萍微就问她是不是零花钱不够用,遥遥解释说:因为身边有一个同学,家境不是很好,交学费都很困难,所以不好意思在她面前花钱。遥遥做每件事都会顾及到身边人的感受。遥遥从来没有把同学带回家来玩过,潘萍微有一次觉得奇怪就问她原因,女儿告诉她:不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家住在这种地方。因为遥遥他们家住在一个三面环山的高级别墅区。


潘萍微一开始打算让女儿学习生物化学,这样毕业后也可以帮自己打点公司业务。但是遥遥对此并无兴

趣,最后她选择了一个相当冷门的专业:全球化研究。因为她从小的理想就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和贫穷国家致

富。说到这里的时候,全场都笑了。笑,是因为大家都觉得这种在我们小学课本上才会有的社会主义理想居然被一个美国大学生在坚信着,笑,也许还因为我们觉得惭愧。临近大学毕业,在大家都忙碌着找工作的时候,遥遥做了一个决定,花三个月时间去非洲帮助穷人盖房子。


潘萍微说遥遥从小都在美国读着公立学校,所以一直树立着自己的平民意识,告诉自己,我很普通。毕业之后遥遥一直还坚持做着义工,潘萍微觉得很奇怪,学校不用拿学分了怎么还在做,后来她理解了女儿的做法,并以自己的方式支持。


每个周六上午,在大家都睡懒觉享受周末的时候,遥遥都会在早上六点起床,去参加清理洛杉矶的河道。去年生日快到的时候,遥遥找妈妈商量,今年不办生日派对,也不要生日礼物,她想把钱捐给一个叫Clear Water的公益组织,去贫困地区帮助当地居民打一口井,让他们喝上干净的水。潘萍微听了女儿的想法之后很欣慰,亲自发邮件给自己的亲戚和合作伙伴,以女儿生日的名义筹集一个慈善基金,很多人听了之后都匿名捐款。


经常有人来向潘萍微取经,问她是怎么教育自己的女儿的。潘萍微借用那句话:学高为师,身正为范。她自己本身是学教育师范出身,自然明白以身作则的道理。潘萍微说,其实这句话也是教育的精髓和秘诀所在。

演好你自己的角色


昨天看《GQ》杂志的周年刊,上面采访年度人物时问了一个问题:请说一条你付出大代价才学来的人生经

。我也向潘萍微提了这个问题,她想了想,说:我觉得那些不能说是代价,它们对我来说都是很好的过程。我觉得做好自己的本职角色很重要,比如现在从扮演好一个学生角色做起,当然每个人对于好学生的定义会不同,不过刻苦用功是一定要具备的。你只有现在做好一个学生,以后才有可能做好一个职员、丈夫、家长的角色。


从温师院走出,到偏僻荒凉的海边岛屿教书,再到冰天雪地的黑龙江深造,然后越洋出国学习经商,对于自己每个阶段不同角色的转换,潘萍微并没有一开始就预料好并做出打算,未来对她而言并不是一个一开始就已揭晓的谜底,生活不断带给她惊喜,而她只是做好了每个时期的自己,然后一切都听从时间的安排,顺其自然。

 

介:

潘萍微,又平微(joy pan),女,温州市区人。1981年毕业于温州师范学院中文系,后分配到洞头任中学老师,

1984年考取黑龙江大学,攻读美国文学硕士学位。1991 9月,以托福高分和系列论文、译作考入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大学攻读心理学博士学位,同时在科州一上市公司TCI(美国有线电视网的巨头)担任亚洲市场研发专员。发表过十多篇专业论文,涉及美国文化精神、文学和戏剧理论以及社会心理的研究。出版《充满选择的社会》、《嫁给我吧》、《激流中的岛屿》等译着,个人及作品集《微风细雨话天涯》,任《欧美百家辞典》编辑、《布达拉宫的金顶》、《美梦成真》等书编审。现任美国贝佳天然药业CEO、温州旅美同乡会常务副会长、浙江经贸文化联合会常务副会长、浙江侨联名媛会执行会长。